首页 成功案例 公司要闻
“山东高速”前掌门落马后,山东的高速会快起来么?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12:33    点击次数:107
(图片来源:pixabay) (图片来源:pixabay)

  2018年春节刚过,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做了一场反响极大的讲话,在那篇讲话里他细数山东发展的差距,被外界评价为“山东终于承认自己落后了”。讲话里提到,“前些年有个说法叫’广东的桥、山东的路’,但现在我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落到了全国第8位,高速公路双向六车道的不足20%。”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有无数山东读者留言,专门吐槽家乡高速公路奇葩的限速规定。

  时过境迁,现在已经很难查清当时出席那场大会的都有谁了,但想来作为时任山东高速集团一把手的孙亮大约不会缺席。他坐在台下听到、或者会后看到书记的讲话,会作何感想呢?巧的是,孙亮在那一年正好年满六十,省委书记讲话五个月后,他卸下山东高速集团所有职务,退居二线。

  8月16日,孙亮落马的消息传来后,此君的形象立刻涌现在我脑海中。那些年山东省管国企一把手中里最注重个人形象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原鲁商集团的季缃绮,另一个就是孙亮。两个人都喜欢梳油头、讲究衣着,在崇尚中庸低调的山东官场中很是亮眼。仔细分析一下,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也多有相似。他们在任期间,分别是其所在企业发展最为快速的时候,但那些看似烈火烹油的“成绩”却又都经不起时间的审视。

  孙亮落马后各路媒体已经把他在山东高速集团期间的“手笔”梳理得清清楚楚。简单地说,就是他把一家以经营高速公路为主业的省属国企, 金咕咕打韩服输入的数字玩成了金融投资公司。近年来我们坐观了许多金融系统大案,对这些人的手法多少都有些了解,比如什么“分散股权、层层控股、隐名控股”等。孙亮时代山东高速集团的玩法与金融圈的通常套路大同小异,先是搭建资本交易平台,然后控股银行、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,有了这两个融资渠道,就可以拿更多的钱到资本市场买买买。而个人的手,则可以在其中浑水摸鱼。

  根据已经曝光的资料,孙亮时代的高速集团曾斥230亿元巨资,入股恒大成为其第二大股东,而恒大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。媒体还披露,孙亮在任时通过“买壳”的方式,在香港搭建了融资公司“山东高速金融集团”,这一公司则与太平控股有过密切的业务往来。而后者当时的一把手正是年初落马的中国人寿董事长王滨。王滨的腐败手法就包括用“隐名控股”等等方式,将太平保险的投资收益转移到其个人名下公司中。作为王滨的业务伙伴,孙亮主持山东高速期间又玩了哪些花样,相信不久也就清楚了。

  资本运作作为一种工具它本身无所谓好坏,全在运用它的人如何去使用。据说当年孙亮搞资本运作的初心,是因为高速公路从建设投资到实现收益的周期太长、成本上升太快,靠修路收费来建设更多高速公路,跟不上交通发展的需要,所以要通过资本收益来给山东的高速公路事业输血。但结果是“山东高速”的规模上去了,但山东的高速却没有发展起来,以至于省委书记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舍本逐末之下,山东高速集团其实也险些栽了跟头。从表面看孙亮的做法给当年的高速集团带来巨大的资金流量,但随着资本狂飙突进的泡沫破灭后,山高金融一系列投资先后爆雷,幸亏后来做了一些补救才缓过气来。

  季缃绮、孙亮的故事或许可以代表过去那些年部分企业的发展路径:大开大合跑马圈地,且又规则不清晰,监管不健全,红红火火了几年后,最终剩下一地鸡毛让后人替他们收拾。这种方式显然不能持续下去了。就在这两年,山东省国资委要求省属国企,三年内对非主业行业进行清理,并要求对开展金融投资等高风险业务的进行严格管控。

  回顾2018年刘家义书记那次讲话令人非常感慨,当时我们曾说山东作为经济大省,其转型难以在朝夕之间完成。但四年后的今天,有一些迹象已经令人惊喜,今年上半年山东经济增量已经超越广东、江苏,跃居第一。体量如此巨大的经济体,每一个数字的变化都是无数细节堆砌而成的,其背后是山东四年来顶住压力坚持做正确的事。而当下山东的转型还不能说已经成功,清理整顿仍需继续,负重前行还需努力,人民的期望不容辜负。

  (文/于永杰)

责任编辑:张玉



Powered by 佛山市鼎奥精工轴承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